首頁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 教育 論壇 專題 健康 旅遊 麗水視界 《麗水日報》 《處州晚報》
◎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中心 > 焦點  正文

致敬最可愛的人丨江山志願軍老戰士祝開樓:鐵盒裏的“祕密”深藏60年

麗水網 - 來源: 浙江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客户端   發佈時間:2020-10-23 12:05
編輯:吳俊 | 責任編輯:葉捷

  位於浙贛邊界的江山市鳳林鎮桃源村,有一棟不起眼的磚瓦老屋。在旁人眼裏,這家的男主人祝開樓就如同這棟老屋,平凡而普通。

  自從兩年前全國開展退役軍人和其他優撫對象信息採集工作,祝開樓深藏了60餘年的故事才漸漸浮現:這個沉默寡言、埋頭幹活的老農,居然是一位立過戰功的志願軍戰士。

  在偏遠山村勞作60餘年,從不説起自己的戰功,從未向組織提任何要求——這就是93歲的老兵祝開樓,一名黨齡與新中國同歲的共產黨員。

  祝開樓在修剪綠植。

  激情燃燒的歲月

  見到祝開樓,是在10月20日的午後。他熱情地把我們迎進家門,在家人的陪伴下,給我們講起了那段驚心動魄的烽火歲月:

  1950年10月的朝鮮戰場,炮火把天空映照得通紅。

  祝開樓隨第一批志願軍部隊跨過鴨綠江,投入戰鬥。他所在的38軍歷經解放戰爭的戰火錘鍊,是主力部隊之一。祝開樓和戰友肩扛步槍、腰掛手榴彈,為隱蔽常常在夜間行軍。

  朝鮮的冬夜,氣温低至零下30℃。在113師338團2營5連,祝開樓和戰友用“鐵腳板”與敵人的汽車賽跑,既要警惕敵軍來襲,又要抵擋刺骨的嚴寒和補給不暢造成的飢餓。“沒東西吃就喝雪水,子彈打完了就用石頭。”他回憶説,志願軍一夜奔襲幾十公里是常事,“累得吐白沫子了,也沒有人掉隊,槍聲一響大家的勁就回來了。”

  一天深夜下着大雪,部隊急行軍至一條江邊,對岸就是敵軍。“來不及脱衣服了,快走!”一聲令下,戰士們在機槍掩護下涉水過江。祝開樓死死盯着對岸的探照燈,見燈光掃過來就鑽進水中,燈光一過又快速前進。戰士們一鼓作氣奪下敵人的灘頭陣地,這時他才注意到,濕透的棉衣褲早已結冰,緊緊地粘在身上。

  因不怕犧牲、英勇戰鬥,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在嘉獎令上親筆題詞“三十八軍萬歲”。在這支有“萬歲軍”之稱的王牌部隊,祝開樓和戰友肩負着迂迴穿插、深入敵後的重任,危險異常。

  1950年11月,部隊向球場地區進軍。338團作為前衞一路突進,祝開樓和戰友偵察地形時,遭遇了敵機。

  “不好,危險!”話音未落,一枚炮彈在他身邊爆炸。祝開樓只感到腦袋“嗡”的一聲,就失去了知覺。

  醒來時,他的半邊臉趴在水坑中,劇痛陣陣。翻身一看,右腿早已血肉模糊。兩名倖存的戰友把他拉進坑道,用毛巾幫他紮緊大腿,鮮血頓時染紅了毛巾。

  受傷有多嚴重、在醫療站養傷多久,祝開樓已記不清了。1953年戰鬥結束後,他和5連的戰友回國,獲得集體一等功。

  祝開樓的立功證明書等。

  深藏一甲子的祕密

  60餘年過去,這個被老人深藏的“祕密”,伴隨他的立功證明書、復員軍人證明書和抗美援朝紀念章等,封存在家中舊衣櫃底的一個鐵盒裏。直到2015年,才被他的小兒子祝洪衞發現。

  一個午後,祝洪衞無意中打開這個鏽跡斑斑的鐵盒,愣住了。

  他轉身望向門外——老父親正坐在家門口的小板凳上剝大蒜,舊夾克、黑色布鞋、粗糙的手掌,分明是一個普通老農民的模樣。

  但他知道,這麼多年來,每到陰雨天,父親祝開樓的右腿就疼痛難忍。其實,在戰場上,祝開樓落下了八級傷殘,右大腿內側有一道七八釐米長的疤痕,觸目驚心。 

  戰爭給老人留下的痕跡,還不止於此。

  今年8月底,老人出門幹農活時腳底打滑,手腳都摔傷了。祝洪衞趕緊送父親到醫院,做CT檢查時才發現,他的左後肩還留着一塊彈片。

  祝洪衞的眼眶頓時紅了:“只知道父親當過兵,沒人知道他的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麼。”

  從朝鮮戰場回來,祝開樓在部隊當過班長、黨小組長和支委,跟着部隊駐紮在吉林通化。

  在復員鑑定表上,當時的連長鬍鐵林這樣評價他:自入伍以來從未鬧過個人問題,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向困難低過頭,白天黑夜行軍從未叫過苦,上級佈置什麼工作都能積極愉快地執行。

  隨時聽從國家召喚和組織安排,幾乎成了那一代人最鮮明的特徵。1957年4月,祝開樓復員回鄉,在村裏娶妻生子。結婚第二年,聽説衢州一家國營化工廠招不到鍋爐工,他二話不説前去應聘。妻子氣得直跺腳:“鍋爐工又苦又累,工資也不高,沒人願意幹,你幹啥要去?”

  祝開樓卻説:“國家有需要,我就得去試試。”

  一年後,工廠經營不景氣,要裁減員工,祝開樓又主動打包行李,回到江山老家。妻子問他怎麼回來了,祝開樓説:“廠子有困難,我們就要給國家減輕負擔。”

  從那以後,祝開樓再也沒離開過桃源村,默默守着兩畝不到的薄田過日子,在鄉間“隱姓埋名”60餘年。

  一個有特殊情懷的農民

  在桃源村,村民們從沒聽祝開樓講過當兵的事。

  在村民祝開仁的印象中,這位老大哥話很少,人卻很熱心,誰家要擺宴席,他都樂意去幫忙,“燒一手好菜,人又勤快,人家想給酬勞,他怎麼都不肯要。”

  另一位村民管忠良反覆用一句話評價:“他太老實了,就挑最苦最難的活幹。”有一次,村裏要建一條灌溉渠,祝開樓主動承擔起最苦的鑽洞活。手持風鑽機一天下來,他的手掌心全是血泡,卻沒叫一聲苦。“當時的生產隊裏,大家吃不消乾的活,他都搶着幹。”管忠良説。

  一位保家衞國立過戰功的老戰士,默默地成了一名普通的農民。

  “這些年,我爸對別的事不怎麼在意,卻始終關心着一件事。”祝洪衞説,父親腿腳不便,很少出門,總讓他代為找組織,想找到當年的入黨證明,恢復其黨員身份。

  退伍後,由於輾轉多地,祝開樓的檔案遺失了,黨員身份也無法證明。隨着年齡增大,他越發為此焦慮,總是催促兒子四處尋找。

  為幫父親完成心願,從2015年起,祝洪衞奔走當年的化工廠和江山市多個部門。直到2018年3月,在江山市民政局的幫助下,終於找到一張1957年的江山轉業軍人情況統計表。在表上,“祝開樓”那一欄明確寫着:1949年11月入黨。

  2018年7月4日,經組織部門批准,桃源村黨支部召開了一次特殊的黨員大會,為祝開樓正式恢復黨員身份。

  從村支書手中接過鮮紅的黨員證,祝開樓小心翼翼地撫摸着,雙眼立刻濕潤了。面對黨旗,他緊握右手,再次高聲宣讀入黨誓詞……

  多年來,祝開樓始終甘於清貧。他一直住在幾間舊平房裏,主要靠種田撫養4個孩子。其實,那時候只要祝開樓拿出鐵盒中的材料,證明自己曾經的軍人身份和立功事蹟,完全有理由向組織申請援助。但哪怕日子過得再難,他也沒有開過一次口。

  離開部隊多年,祝開樓仍保持着一份深深的情感,接連送兒子、孫子去當兵。如今,年老的祝開樓對很多事情記不清了,卻始終不忘交黨費的日子。每月15日,他都會準時找到村支書,鄭重其事地説:“這是我的黨費!”

  來源:浙江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客户端 |記者 錢禕 蔣勇 見習記者 錢弘慧

 

如遇侵權問題,請及時聯繫(電話:0578-2127345)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。

分享至: